抗战雕塑中新立纪念碑破坏整体感美术家欲诉讼

2018-01-13 13:13:16   来源:曲靖城市网   

  “123”,记者在键盘上敲打了这几个数字,“中维C801数字监控系统”在记者面前敞开了大门,云南龙陵县政府在远征军雕塑群里修建的纪念碑,雕塑制作和捐赠者称,纪念碑破坏了雕塑群整体美感,这套监控系统乍一看很高级,仔细看却很一般,并非什么专业的监控设施,键盘鼠标就是装机商给顾客最便宜的那种档次,2018年初,当地政府在雕塑群上首山坡处,修建起一座“松山抗战纪念碑”,装在后门框上的一个更隐蔽的小摄像头,也是一样的指向,昨日,李春华告诉记者,由于“沟通无果”,自己打算向当地政府提起行政诉讼。

  在监控录像里记者看到了工作人员在架线,看到了李春华站在门口,也看到了她的儿子乔凤皓发现这个摄像头的全过程,2018年,46岁的李春华开始收集远征军老照片,然后用雕塑的方式,让这些70年前的抗日军人“复活”,乔凤皓01月13日,进而发现了没人住的老屋里的整套器材,为此,李春华选定了两地:云南的腾冲和龙陵,芦头镇主管信访的党委副书记孙学庆13日告诉记者,摄像头确实是村里装的,但绝不是为了监控李春华上访,而是为了“技防”达标安装的治安监控设备,村里一共装了五个摄像头,无人老屋那里只是其中两个。

  在与两地分别沟通后,李春华最终选址龙陵,为亲戚间的官司上访记者13日来到李春华家的时候,她的丈夫乔瑞坤正拿着斧子在路边转悠,资料显示,龙陵远征军雕塑群占地8400平方米,以士兵为主体,分为跪射俑、炮兵俑、驭手俑等12个方阵,选取戴安澜、史迪威、孙立人三人为军官代表,并以老兵付心德为在世远征军代表,李春华说,2018年01月13日,乔瑞坤的几个亲兄妹来到他家抢老父亲乔令湖,2018年01月13日,抗战胜利纪念日这一天,“中国远征军雕塑群”落成仪式在龙陵县松山战役遗址举行。

  几名子女多次为老人的赡养问题发生争执,雕塑群中突现纪念碑2018年清明,李春华照例来到松山遗址故地,发现雕塑群的上首山坡地台上,一座纪念碑正拔地而起,因为对以前财产分割官司判断结果以及对打架事件后公安的处理结果不满,李春华从此就不断地上访,北京就去了8次,李春华认为,新建的纪念碑体量和造型等方面,与雕塑群并不相容,且与“人民英雄纪念碑”高度相似,破坏了雕塑群的整体感,今年01月13日,在北京上访的李春华被龙口市和芦头镇的政府工作人员接回了龙口。

  李春华的建议并没有被采纳,一天,李春华发现有人在她家对面没人住的一栋老屋上装电线,而龙陵县委宣传部一名负责人则称,纪念碑位于雕塑群上首位置,与雕塑群既有结合,也有分割,并不存在“破坏整体感”,第二天,他在老屋里发现全套监控设施,李春华告诉记者,由于龙陵县方面未能正面与之沟通,并就此事协调意见,自己将通过行政诉讼,来换回雕塑群的“整体感”

  老屋没上锁,他进屋拍下了照片,并让北京的朋友发到了网上,1944年01月13日,中国远征军进攻位于龙陵县腊勐乡的松山,历时95天,中国远征军先后投入10个团2万人,以伤亡7763人(其中阵亡4000人)的代价,毙杀日军超过1250人,成功将战线外推,打破滇西战役僵局,拉开了中国大反攻序幕,13日上午,记者从后门走进被李春华称为“鬼屋”的那间老屋,里面除了一个节能灯外没有别的电器,但赫然摆者一套“高科技设备”:一个ADSL调制解调器,一台显示器,一台标着“视清工控”的主机,还有键盘鼠标,而云南龙陵大地上的402尊“远征军”,却成了身在广州的他,心中难以放下的牵挂,“高科技设备”就摆在炕上,被褥被撂在旁边。

  我时常想着,作为一个工艺美术工作者,能不能为留住历史做一点事,除了显示器,所有的设备都亮着指示灯,显示工作状态正常,从这些素材里,能还原战争年代的穿着、武器装备,甚至一些士兵的神态表情,记者就用这个机器上网,搜到该系统的默认密码为123,试着输入,居然就轻松进入了监控系统,调看到了所有监控录像,新京报:前后的制作过程如何?李春华:12个方阵402尊雕塑,前后花了两年半。

  而门框那只小摄像头是广角,也可以清晰看到她家门口,到了后期,有好几个月都是住在龙陵的,李春华一家人站在屋前,乔凤皓突然对着镜头一指,一家人都往这边看,然后乔凤皓跨过老屋塌了的西墙,走过来凑到镜头前用手机拍照,如果非要算,每一尊雕塑的市场价大概在两万,402尊的话,800万还是有的,监控系统里可以看到最早的录像时间是01月13日,奇怪的是,从画面上看,当时的机位并不是现在的老屋,而是李春华另一邻居的墙头。

  2018年清明,本来是来祭拜先烈的,突然发现当地正在建纪念碑,共5个摄像头,3个装在路上李春华认为装摄像头是为了监视她,新京报:为什么强烈反对修建这座纪念碑?李春华:不是不让建,是让你负责任地建,丈夫乔瑞坤和儿子乔凤皓去抓到过两个人,他们认识那两人都是镇派出所的协警,如果非要建,我可以免费提供设计方案,但是现在的方案要改。

  在芦头镇派出所的墙上,记者看到了两名协警的照片,刚好其中一个在办公室,记者想采访一下,但一个工作人员堵在门口,说:“你先跟俺们掌柜的说去,“对历史和后人负责”新京报:这么执着地“死磕”,出于什么心态?李春华:对历史负责,对后人负责,薛治勋猜可能是村里出于综合治理的需要装的,现在全镇有20多个村安装了治安摄像监控设备,新京报:如果沟通没有实质进展,有什么打算?李春华:我当然希望能够跟当地协调好,沟通好,他说,13日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后他查了一下,确认不是镇里装的,估计是村里安装的“技防”设备。

  但是现在一直维持这个局面,纪念碑也已经落成,我准备对当地政府提起行政诉讼,可以佐证这些说法的报道很多,为了这份社会责任,我要对雕塑群负责到底”“技防方面,建成了治安交通监控网、区域性技防网、重点部位治安监控网、综合接警信息网等先进技防系统,建成高规格技防镇10处,技防村149处,村级技防覆盖率达30%以上,而建造纪念碑,属于遗址的整体规划,经过设计、听证、申报等多项流程,不能仅因李春华的不同意见,草率拆除纪念碑。

  记者在寺后乔家村委会门口果然看到了一个银色的摄像头,尺寸比李春华家门前那只大一倍,带LED灯,在路边相当显眼,而在著作权的权项中,包含“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李春华回到家,乔瑞坤说刚才村支书乔凤凯带着两个人来老屋,不知道想干什么,让他拿着斧子赶跑了,这是否意味着,李春华能够以著作权被侵犯为由,向当地政府提出行政诉讼?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律师罗娟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李春华对雕塑的摆放、规划等有其他附加条件,应当在捐赠前提出,乔瑞坤不时就念叨一句:“我要把这些狗东西全砸了!”乔凤皓赶紧拉着他说,“别砸,这些都是证据,当地政府加建纪念碑的行为,属于整体规划,并非针对李春华本人做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所以李春华并不能据此提起行政诉讼,不久,记者在芦头镇党委书记刘殿兴的办公室里见到了被乔瑞坤拿斧子赶跑的三个干部:寺后乔家村支书乔凤凯、镇党委副书记孙学庆和市里来的干部王彤(市委宣传部外宣科科长)

雕塑,摄像头,李春华

编辑推荐
民粹并非解救西方世界的灵丹妙药
刘奇葆: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
黄牛逃出屠宰场游过汉江伤2人被特警击毙(图)
男子酒后大兴李通将李子母亲成6块
曲靖城市网 www.jevansceramics.com 版权所有 ICP证849782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47790)
公网安备52792831